缴纳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金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首页 >
缴纳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金
* 来源 :http://www.divittoeditore.com * 发表时间 : 2019-06-20 18:09

有一件事,金娜记忆深刻。去年深冬季节,她开车行驶在不见行人的下乡路上,想着儿女不舍的目光,突然泪如泉涌,不得不把车停下来。但哭过后,金娜又重新启动车子,向着大山,驶去。

其实,33岁的金娜自己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对于自己的一双儿女,金娜是心存愧疚的。大女儿刚刚上小学,小儿子还不到两岁。为了不耽误工作,金娜在儿子4个月时就给他断了奶,送到姥姥姥爷家。每到周末才能接回自己的家团聚一次。算起来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特别少。儿子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妈妈上班啦。”

这一次调解开始时并不顺利。李雯雯一早来到村里,可老于已出门干活了,家里没人,手机在山区没信号,联系不上。李雯雯也不着急,一边和村民聊天一边等他。

一个多小时后,老于回来了。可两家人一见面,没说两句话就又吵了起来,“我不调了,你告我吧!”老于甩下狠话,转身就走,李雯雯赶紧追了出来。

中午,一到许某家,王丽娜就拿出带来的蔬菜种子对许某说“清明前后,种瓜种豆。你在院子里种些东西,自食其力,也能体会收获的快乐”。然后又关切地问起季节交替,他的身体是否适应等。两人像老朋友一样聊起了家常,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淌……

清明小长假,山区防火任务重,北京市怀柔区司法局宝山司法所所长金娜一天都没休息。值班刚结束,金娜便急不可待地带着她的“孩子”轩轩走进了大山。春天正是踏青赏花的好时节,村里人遇到她都会笑着打招呼:“金所,又来看闺女了。”

对这样一个人,怎么开展帮教?王丽娜先是跑到外地找到了许某的姐姐,苦劝5个多小时,说服其接纳弟弟。可仅3个月后,许某就被家人推到了镇政府,再也不管了。

从此,金娜便多了一份牵挂。每到换季时,她都不忘带来自己女儿穿过的衣服,并借送法下乡、入户调解等机会时不时来看望轩轩,送些玩具、零食,还自掏腰包,定期送给轩轩生活费。

老吴家和老于家都是北京市怀柔区喇叭沟门乡下湾子村村民,两家宅基地紧邻。在旧村改造中,两家人因为盖房闹起了矛盾,且愈演愈烈,变成恶语相向的“仇人”。

3月24日上午,北京市怀柔区司法局汤河口司法所所长王丽娜要去看看重点帮教对象许某。别看王丽娜个子不到一米六,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工作起来风风火火,有股儿小伙子的劲头。许某所在的村子偏远,王丽娜却轻车熟路。

听到这话,金娜脸上的笑容显得有点苦涩。身边的这个“女儿”,其实是个被亲生母亲遗弃的可怜孩子。

春天,北京城里已繁花似锦,而在向北100多公里的怀柔深山里,寒意仍未褪去。在这起伏的山峦之间,经常能见到三个纤弱的身影往来奔走。三年来,零下二十几摄氏度的寒冬时节,她们为了调解村民间的纠纷,站在雪地里苦口婆心劝说着;炎炎夏日,为了见到帮教对象,她们一等就是几个小时,任汗水浸透衣衫……她们,有着共同的身份——大山深处的司法所长。

许某是刑满释放人员,父母去世、姐姐远嫁、家里的老房子因搬迁被拆除,是典型的“三无”人员,并且他还患有多种疾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许某在狱中表现一般,出狱后拒绝接受司法所的帮教。

日复一日,从不被信任的“黄毛丫头”,到乡亲们遇上难事儿第一时间想起的知心人,她们用自己的热忱、坚韧和提供“精准”法律服务的能力,守护着大山深处乡村的安宁与和谐。同时上任,分守不同辖区,三名女司法所长在3年中已成功调解纠纷448件,涉及当事人1614人次,解答法律咨询近3000人次,管理的区域刑满释放人员无一重新犯罪。

无奈,王丽娜只得另想办法。通过多方沟通,协调有关部门及村委会,为许某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缴纳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金,还帮许某租了房。从此,王丽娜便成了许某家的常客,隔三差五就给他送去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还带领司法所工作人员一起来帮他打扫房屋。久而久之,许某对王丽娜的态度越来越友善,不仅能听进去她的话,慢慢地还愿意跟她说说心里话。

3月25日,怀柔区司法局喇叭沟门司法所所长李雯雯来到下湾子村,为的就是解决两家人的矛盾。这已经是她第六次给双方调解了。

“咱们都是为了解决事情,吵架有用吗?再说,这些事之前都已经说开了,还翻旧账有什么意义啊?”看着态度渐渐严肃的李雯雯,两方都慢慢平静下来。李雯雯趁热打铁,抓紧给两家继续调和,终于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临走前,老吴握住李雯雯的手,一个劲儿地道谢。李雯雯欣慰地说:“做调解工作特有成就感。法官判案子还有赢有输呢,我做的这个事最后能得到双赢。”

那还是发生在金娜上任宝山司法所所长没多久的事。一次到偏远的牛圈子村南天门自然村开展送法活动,一位老人抱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总跟着她:“金所,我孙女可喜欢你了。你刚从我家走,她就让我抱着找阿姨。”几句闲聊后,金娜得知,这名叫轩轩的女孩儿是非婚生子女,妈妈生下她没多久就离家出走了,爸爸外出打工很少回来,轩轩一直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下一篇:没有了